欢乐球吃球无限贝壳版
登錄 | 注冊 | 在線投稿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2019-09-20
星期五
 當前位置:首頁 >> 案件 >> 案件報道 >> 正文
全國首例冷凍胚胎繼承權糾紛案始末
時間:2018-06-28 16:50:12    作者:魏曉雯    來源:中國審判網

夫妻離世留下冷凍胚胎

江蘇宜興的沈某、劉某夫婦于2011年結婚,感情非常好。由于多年未育,兩人求醫于江蘇省南京市鼓樓醫院,做了“試管嬰兒”手術。前期試管培育受精已經全部完成,就等著他們去南京進行胚胎植入手術。然而,就在手術前的2013年3月20日晚上,不幸發生了:兩人在駕車途中發生車禍,妻子劉某當場死亡,沈某經過5天搶救最終沒能挽回生命。

這場飛來橫禍一下擊垮了兩個家庭。夫妻雙方都是獨生子女,4位失獨老人在精神上遭受嚴重打擊。悲痛之余,老人們想到了還冷凍在醫院里的4枚試管胚胎。

“有沒有可能拿回胚胎延續兩家的血脈?”希望猶如閃電在老人們心中閃過。兩家老人用盡各種方法與醫院交涉,但都遭到了拒絕。院方表示,國家對輔助生殖技術及胚胎處置有明文規定,醫院不能擅自將冷凍胚胎給他們。“哪怕只有一線希望,我們也不會放棄。”在咨詢了相關法律人士后,沈某的父母決定訴諸法律。

可這個官司到底該怎么打?像他們這樣的情況根本沒有先例可循,是直接以醫院為被告要求返還胚胎,還是提起醫療服務糾紛訴訟?考慮到醫院的強勢地位和異地訴訟的成本,老人們最終采納了律師的意見,即由沈某父母以自己的親家劉某的父母為被告,要求法院判給他們對冷凍胚胎的處置權。這樣,一旦有了判決書,他們就可以此為憑讓醫院交出胚胎,不論胚胎判給哪一方都可以確保胚胎重回兩家人的手中。

2013年年底,江蘇省宜興市人民法院受理了此案,并依法追加南京市鼓樓醫院為第三人。

為爭胚胎老人對簿公堂

2014年5月,宜興法院對這起特殊的處置權糾紛案件進行了公開審理。法庭上出現了奇怪的一幕—4位老人雖然分別坐在原、被告席上,但對事實和訴請的態度卻十分一致,所有矛盾都集中在第三人—南京市鼓樓醫院的身上。圍繞冷凍胚胎的性質、本案能否適用我國《繼承法》的條款等焦點問題,雙方展開了激烈辯論。

老人們聲淚俱下地講述了子女遭遇的不幸,表達了自己想拿回胚胎的強烈愿望:“我老了,這是我在這世上唯一的念想了。”劉某的母親在被告席上失聲痛哭。原、被告都認為,冷凍胚胎是死者雙方遺留下來的,是他們生命延續的標志,作為死者的父母,原、被告都有權繼承并獲得胚胎的監管和處置權,要求法院判令醫院移交冷凍胚胎,交給原告或被告自行保管。

相對于原、被告的悲慟,作為第三人出席庭審的江蘇省南京市鼓樓醫院則以事實說話,一口氣拿出了當初沈某接受輔助生殖治療時與醫院簽訂的輔助生殖染色體診斷知情同意書,配子、胚胎去向知情同意書及胚胎和囊胚冷凍、解凍及移植知情同意書3份文件。這3份文件分別證明了沈某夫婦同意醫院按國家相關法律、法規的要求代為處理或丟棄多余的配子(卵子、精子)或胚胎;對于已經成功的囊胚由醫院負責冷凍保存;保存期限為1年,如需繼續冷凍,需補交費用,逾期不予保存。

院方委托代理人認為,沈某夫妻生前已簽署手術同意書,同意將過期胚胎丟棄,如今兩人已經去世,無法完成植入胚胎和生育過程,原、被告都無權替代死者行使權利,應按同意書的約定由院方處置涉案的4枚冷凍胚胎,“兩名死者是在2013年3月去世的,而現在已經是2014年5月,4枚冷凍胚胎早就過了當初簽署的冷凍保存期限。考慮到案件的特殊情況,出于人道主義,院方目前還在義務保存著這4枚胚胎,并承諾不會隨意丟棄胚胎。”院方代理律師鄭哲蘭當庭表示,對于“試管嬰兒”的技術及相關管理問題,衛生部先后出臺了《人類輔助生殖技術規范》及《人類輔助生殖技術和人類精子庫倫理原則》等文件規定,作為醫療機構,院方不可能違反主管部門規定而對少數個人特殊對待。

冷凍胚胎是否可以繼承

事實上,關于冷凍胚胎的歸屬,不僅是國內的難題,在國外也沒有一致的判定標準。我國法律中關于“試管嬰兒”技術中冷凍胚胎的性質界定及相關人所有的權利至今還是空白,法學界也有多種看法和觀點。有學者認為,胚胎是生命而非遺產,取得冷凍胚胎的指向很明顯就是代孕,在我國目前明令禁止代孕的情況下,第三人取得冷凍胚胎的處置權是不合法的。但也有專家認為,雖然冷凍胚胎是否屬于“物品”還存在一定爭議,但如果純粹從民法物權的概念來說,在夫妻已經死亡的前提下,父母可以對其子女留下的“冷凍胚胎”進行處置,這個處置權既可以包括銷毀,也可以包括拿走,法律雖然禁止代孕,但不影響父母行使這種“處置權”。

據媒體報道,在本案之前,國內也曾出現過冷凍胚胎的歸屬官司。山東日照的代女士2011年底做了胚胎移植手術,結果失敗。就在她為第二次移植做準備的時候,丈夫張先生提起離婚訴訟。法官認為,依據代女士和張先生與醫院的協議,如果沒有原夫妻雙方的共同簽字,移植手術將不能進行。生育權是公民一項基本權利,只有夫妻雙方協商一致、共同行使這一權利時,生育權才能得以實現。夫妻雖然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共同作出形成冷凍胚胎的決定,但若雙方離婚,又未達成“合意”的情況下,一方無權決定移植。因此,代女士離婚后移植“冷凍胚胎”的想法應征得張先生的同意。

此外,衛生部還特許過1例妻子在丈夫去世后再次植入冷凍胚胎受孕的案例。2004年2月,王霞與丈夫首次做胚胎移植生育兒女失敗。不久,王霞的丈夫因車禍身亡。醫院以違反《人類輔助生殖技術規范》及《人類輔助生殖技術和人類精子庫倫理原則》為由,終止了第2次胚胎移植。王霞先后多次向相關部門發出申請函。10月,經過衛生專家組的討論,她被獲準進行第2次胚胎移植。但以上兩個案例都是胚胎的親緣至少有一方在世的情況下處置權的爭奪糾紛,像本案這樣夫妻雙雙離世、由祖父母和外祖父母爭取胚胎處置權的情況,國內尚屬首次。4位老人如果要拿回這4枚冷凍胚胎,只能依據《繼承法》,以子女遺產處理,因此胚胎的屬性是本案最大一個爭議點。

關于冷凍胚胎的身份認證問題,理論界一直有主體說(把胚胎看作法律上的人)、客觀說(把胚胎看作不同權利的客體)以及中介說之爭。原告稱,我國民法專家曾指出,人類自然的器官、血液、骨髓、組織、精子、卵子等在以不違背公共秩序的前提下可以作為物,或者成為民事權利的客體。這就是說,胚胎可以作為民事權利的客體。但院方代理律師則認為,冷凍胚胎不具有民法上“物”的屬性,我國《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和《人類輔助生殖技術規范》已明確作出了中介說的選擇,即冷凍胚胎是介于人與物之間的過渡存在,處于既不屬于人,也不屬于物的地位。對此,原告予以反駁稱,即便如此,《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第三條第二款也沒有說胚胎是一個不可以繼承的物或者客體,關于冷凍胚胎的歸屬問題,國家法規并沒有明確界定;根據法理推斷,胚胎是可以作為《繼承法》中規定的繼承范疇的,“從情理上看,沈某夫妻遺留的胚胎是原告唯一的基因標志,法院應該以傳統的風俗習慣作為判決的依據,做到法與情的有機融合。” 

院方代理人也不甘示弱,稱人類自然的器官、血液、精子等來自單方面,就像精子庫、骨髓移植庫等,都是通過合法的渠道贈送,唯獨胚胎是一個特殊品,它是受精完成后一個人類生命可能性,這與人類的器官有本質的不同;《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第三條第二款明確規定“禁止以任何形式買賣配子、合子、胚胎”,這也就意味著冷凍胚胎不允許轉讓、流轉,從而否定了冷凍胚胎的財產屬性;其實,取回胚胎的意義就在于孕育生命。醫院代理人不動聲色地引出了另一個話題。

一審法院駁回原告訴請

經過詳細調查取證并廣泛咨詢相關專家意見后,2014年5月15日,宜興法院對這起冷凍胚胎繼承權糾紛案件作出一審判決。

法院認為,公民的合法權益受法律保護。該對夫婦因自身原因而無法自然生育,為實現生育目的,夫婦雙方至鼓樓醫院施行體外受精-胚胎移植手術。現夫妻雙方已死亡。原告主張沈某夫婦手術過程中留下的胚胎作為其生命延續的標志,應由其負責保管。但施行體外受精-胚胎移植手術過程中產生的受精胚胎是具有發展為生命的潛能,含有未來生命特征的特殊之物,不能像一般之物一樣任意轉讓或繼承,故其不能成為繼承的標的。同時,夫妻雙方對其權利的行使應受到限制,即必須符合我國人口和計劃生育法律法規,不違背社會倫理和道德,并且必須以生育為目的,不能捐贈、買賣胚胎等。本案中,沈某夫婦均已死亡,通過手術達到生育的目的已無法實現,故其夫婦二人對手術過程中留下的胚胎所享有的受限制的權利不能被繼承。綜上,宜興法院依法判決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終審支持原告繼承胚胎

2014年7月2日,4位老人上訴至江蘇省無錫市中級人民法院。

在受理該案后,無錫中院反復搜集國內外相關資料,研究了理論界、實務界的意見,并注意了輿論、網民的看法。經過兩個多月的調查、取證,最終于2014年9月17日作出撤銷宜興市人民法院判決、4位老人共同監管和處置南京鼓樓醫院的4枚冷凍胚胎的審理結果。

無錫中院認為,夫妻倆生前與南京鼓樓醫院簽訂相關知情同意書,約定胚胎冷凍保存期為一年,超過保存期同意將胚胎丟棄,現夫妻兩人意外死亡,合同因發生了當事人不可預見且非其所愿的情況而不能繼續履行,南京鼓樓醫院不能單方面處置涉案胚胎。在我國現行法律對胚胎的法律屬性沒有明確規定的情況下,結合本案實際,應考慮倫理、情感、特殊利益保護等因素以確定涉案胚胎的相關權利歸屬。判決雙方老人享有涉案胚胎的監管權和處置權,于情于理是恰當的。當然,權利主體在行使監管權和處置權時,應當遵守法律且不得違背公序良俗和損害他人之利益。

“白發人送黑發人,乃人生至悲之事,更何況暮年遽喪獨子、獨女!而夫妻倆遺留下來的胚胎,則成為雙方家族血脈的唯一載體,承載著哀思寄托、精神慰藉、情感撫慰等人格利益。涉案胚胎由雙方父母監管和處置,既合乎人倫,亦可適度減輕其喪子失女之痛楚。”判決書寫道。

對此判決,無錫中院院長時永才解釋說,此案從“順天意、存人倫、敬法律”三方面綜合考慮,力求融合“法”“情”“理”,判決書不僅僅是冰冷的條文,背后有法官溫暖的智慧,有智慧的結晶。胚胎屬性是個空白,怎么適用法律是個空白,但不能因為法律的空白,就不判決。怎么解決,應有擔當。當然,這也并不代表一審判決錯了,只是認識、論述的角度不一樣。既然法律上空白,法官可以綜合各個因素判決。


免責聲明:
① 凡本網注明“中國審判雜志社”的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審判雜志社,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和使用。已經本網書面授權使用本網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國審判雜志社”。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審判雜志社)”的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其他媒體如需轉載,請與稿件來源方聯系,如產生任何問題與本網無關。
③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它問題需要同中國審判雜志社聯系的,請于文章發布后的30日內進行。
13986人閱讀,0條評論讀者評論
驗證碼: 驗證碼     登錄 | 注冊 需要登陸才可發布評論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隱私政策  |  網站地圖  |  意見反饋  |  不良信息舉報  |  投稿信箱  

關注《中國審判》
Copyright ? 2012-2019 www.440266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郵編:100745 聯系電話:010-67550570 雜志社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東交民巷27號
《中國審判》雜志社 版權所有 京ICP備13051393號-1
欢乐球吃球无限贝壳版 22选5必出三个好的方法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电视 大发快三全天计划网 广东快三开奖走势图 广东省福彩发行中心电话 山东时时网 老11选5开奖结果遗漏 99分老虎机怎么压会赢 时时开奖视频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