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球吃球无限贝壳版
登錄 | 注冊 | 在線投稿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2019-09-17
星期二
 當前位置:首頁 >> 案件 >> 歷史名案 >> 正文
中俄國際列車大劫案
時間:2014-08-11 10:53:36    作者:徐威亞 姚學謙    

“中俄國際列車大劫案‘嫌犯“二姐”趙金華被押解回京.jpg

上世紀90年代初,蘇聯解體后的俄羅斯由于激進的私有化進程導致經濟陷入嚴重衰退,市場商品匱乏,人民生活水平急劇下降。而此時,已經歷改革開放十余年的中國經濟迅速發展,商品種類和數量日益豐富,尤其是服裝鞋帽、鐘表、家用電器、文具等輕工業產品,因價格便宜、款式新穎成為俄羅斯人眼中的搶手貨。越來越多的中國倒爺瞅準這一商機,利用當時俄羅斯進出境管理比較寬松的便利,頻繁攜帶大量商品進入俄羅斯販賣,北京至莫斯科的K3/4次國際列車就成為這條往來于中俄間的最主要通道,而當年讓在俄中國人談之色變的國際列車大劫案就發生在這條“淘金”之路上。

搶劫案引發外交事件

1993年夏天,俄方向我外交部門通報,某國外交使團在乘坐K3次國際列車赴莫斯科途中遭遇中國匪徒搶劫,致該使團一名成員跳車。與此同時,中國駐俄羅斯使館也陸續接到多名到俄羅斯淘金的中國受害人報案,稱在國際列車和莫斯科市區中國人聚居的旅館被搶劫。

隨著案情逐漸浮出水面,多個以中國商人為目標,在俄羅斯境內使用暴力手段搶劫的中國犯罪團伙的輪廓逐漸清晰。

由于案情重大,相關材料很快呈送到中南海高層的案頭,當時中央的主要領導先后多次作出重要批示“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保護境外中國公民的生命財產安全。

這一批中國歹徒針對中國公民的系列搶劫、強奸等嚴重刑事犯罪案件,被列為1993年全國四大要案之一,簡稱“國列”案件。

近百個日夜搗毀四大團伙

北京鐵路警方迅速調配精兵強將,進站上車、內查外調,并與俄羅斯警方聯手行動,很快摸清了在國際列車和莫斯科市內搶劫的四個主要團伙的基本情況。

這四大犯罪團伙的成員多為北京籍,他們以自費留學、經商或工作邀請等名義往返于中俄之間,其中大部分人都有過前科,有的甚至“三進宮、四進宮”。這些人到俄羅斯之初本也打算通過倒賣商品“淘金”致富,可后來覺得來錢太慢,加之迷戀上俄羅斯卡西諾輪盤賭場和俄羅斯姑娘,在一番揮霍將錢輸光花凈之后,便依仗人多勢眾稱王稱霸,干起了搶劫、敲詐勒索的罪惡勾當。

經過近百個日日夜夜的艱苦追剿,至199310月,四個犯罪團伙全部被搗毀,相繼共抓獲和引渡回國主要成員和骨干分子六十余名,特別是這四個團伙各自的核心人物朱興金、庫萬和、苗炳林與牛頓無一漏網。至此,為禍國際列車和莫斯科市區中國人聚居區的黑社會性質組織被一舉肅清。

中國商人期盼天下無賊

經過偵查和審查起訴,19944月,“國列”案件被訴至北京鐵路運輸中級法院審理。通過開庭和證據審查,一樁樁案件呈現在人們面前,僅有被害人報案和有證據證實的搶劫犯罪就達81起,其中在國際列車上作案23起,被搶旅客多達上百人,搶劫財物價值上百萬元。

“當時北京開往莫斯科的火車每一個包廂都滿滿當當,倒爺們在除了鋪位以外的地方全碼上貨,把在中國賣不出去的劣質商品大批大批運到俄羅斯換成鈔票。”據當時審判“國列”案件的一位法官回憶,那時最早從事對俄民貿的倒爺生意確實火爆,只要是從國內帶去的東西基本全能出手,而且利潤極高,像從白溝批發的一件皮夾克進價也就一百多塊,可在俄羅斯能賣到3000盧布(折合人民幣六、七百元)。

賣掉了貨物手攥大把現金的倒爺們,除了一部分購買俄羅斯的金鉆首飾、香煙、珍貴藥材等倒回國內,更多則是兌換成美元帶回家。但由于當時俄羅斯對外匯管制較嚴,個人無法將美元匯回國內,火車也就成了將美元攜帶出境的唯一渠道。劫匪們正是瞅準了中國商人攜帶現金多,俄羅斯警察無心管理華人事務,中國警方又鞭長莫及的空子,把黑手伸向了自己遠在異國他鄉的同胞。

剛開始,他們主要搶的是南方人,并且是帶貨上車的商人,如果碰上北京人,雙方能“盤上道兒”也就過去了,畢竟還“留點面子”。他們一般以威脅、恐嚇為主,威脅不成才會動刀,而且也會給被害人留下點路費,并不是洗劫一空。但后來,這群悍匪到了六親不認的地步,直接拿著瓦斯槍、電警棍、匕首、手銬、木棍等兇器闖進包廂,要搶就全部搶光,連親朋好友都不放過。牛頓團伙的一名被告人供述,“一次,在K3 次國際列車上,我們進了個包廂,一個北京人對我們其中一個人說:‘哥們兒,你不是那某某嗎?’結果他還是被搶了。”最猖獗的時候,基本每趟列車都被洗劫,甚至連列車長都被搶過。這些劫匪的手段也越來越兇殘,稍有不從就刀槍相加,被扎傷、砍傷、割耳、強奸的被害人多達幾十人。

朱興金團伙還有一個核心成員叫趙金華,綽號“二姐”。據說她在“道兒”上“威信”極高,其他團伙的人上車要看見包廂桌子上放著二姐專抽的無嘴“翡翠”牌香煙,都不敢擅自動手,必須找到二姐向其“請示”之后才能開始搶劫。而另一個團伙的核心人物苗炳林,這個主要入室搶劫在莫斯科經商中國人的黑社會頭子,在19935月已經中風不起的情況下,仍然在床上指揮手下的嘍羅大肆劫掠,把搶得的財物拿到他病床前坐地分贓。

“而且,這些團伙之間也相互勾結,并不會因搶食而相互火并。”法官介紹說,他們一般從莫斯科坐車到俄羅斯邊境的彼爾姆等車站乘上國際列車,因為這時中國鐵路警察已經按規定在中俄邊境下車了,而俄方又不在列車上配備警力。“這些人上車后往往見面打個招呼就開始分工合作”,有的假扮旅客與乘客搭訕,“哪個看著有錢,誰帶的什么貨”,踩點之后跟同伙“點道”,互相串通探聽到的情況,然后就開始分頭作案。僅19935月的一次,在俄羅斯境內短短四天的行程中,三伙劫匪對一趟K3次國際列車進行了五輪洗劫,幾乎所有的中國旅客都被搶了一遍,還有三名婦女被強奸。“他們一個包廂、一個包廂地進行掃蕩,有人望風,有人進去搶劫,還專門有人負責做飯,如果有人反抗,在別的包廂搶劫的匪徒都會一擁而上。”

在莫斯科市內,他們也同樣無法無天。莫斯科的“莫大”、“日出”和“四海”等幾個旅社是當地中國人的主要聚居地,來淘金的倒爺們大多在此住宿,而這些劫匪也藏身于此。“哪個房間新住進了人,哪個房間的中國人賣完了貨,他們都知道得一清二楚。”這伙人一沖進房間就先是一頓毒打,然后把被害人捆綁蒙眼,再“從容”地搜走所有值錢的東西。為了騙開房門,他們以找人、查房、送東西等各種借口,甚至還讓團伙中的年輕女成員進行色情引誘。

兩年多的時間里,這幾個團伙迅速膨脹為在俄華商圈內的毒瘤。在案的證據顯示,這些人的犯罪手段到后來已經發展到從車上開始威脅、恐嚇中國旅客,一到莫斯科就強行收走護照,把他們始終控制于股掌之中。“這些‘倒爺’大都不懂俄語,出了事也不敢報警,加上俄羅斯警察基本不管中國人的事情,也就助長了這幫匪徒的氣焰。”

一時間,在俄華商人心惶惶,唯恐避之不及,很多人出清了存貨就連夜搬家或者買票回國,留下的人更是把房間的大門用厚木板層層加固,任憑誰來敲門也不敢開。但是,即便是如此,仍然還有人未能逃脫這些匪徒的魔掌。一個被苗炳林團伙敲詐的北京人李某,為了免除自己“欠下”的債務,竟然主動將劫匪們帶到莫斯科的一所住宅,讓苗炳林等人沖進去洗劫了四個中國南方人。而且,這些匪徒還勾結了個別俄羅斯警察中的敗類,讓他們以檢查為名幫助叫門,“在多起案件中都或多或少可以看到俄羅斯警察的身影。”

確立國際列車犯罪司法管轄原則

經過法院的審理,四大團伙及其他零散搶劫罪犯共62人被判處了應有的刑罰,其中,31人被判處無期徒刑以上刑罰(含死刑),14人被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中俄國際列車大劫案,是建國以來中國人在境外最大規模的有組織犯罪,持續時間之長、作案次數之多、被害人數之眾均屬罕見,嚴重侵害了境外中國公民的生命財產權益,嚴重損害了我國的國際聲譽。“國列”案的偵破和審判,不僅徹底覆滅了這些黑社會團伙,使中俄民貿的“絲綢之路”重新歸于安寧與平靜,而且還使中俄之間的引渡和司法協助開始走入正軌,國際列車犯罪的司法管轄原則由此案開始確立,可以說該案開啟了司法領域的多項先河。

二十年過去了,仍有部分當年“國列”案在逃的嫌犯,在東躲西藏多年之后相繼落入法網。張聞敏,苗炳林團伙的重要成員在上海被抓獲;鐘繼泉、白慧均,在案發后潛逃至東歐“重操舊業”的二人組,從烏克蘭被引渡回國;關宏安,牛頓團伙中的一名嘍羅在北京一商場門前落網;2011年,主犯之一賈小明和紹迅被相繼緝拿歸案,后經北京鐵中院審理,分別被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和有期徒刑十五年。

時至今日,往返于中俄之間大多數人選擇乘坐飛機,已經很少有人再坐火車。據值乘北京至莫斯科國際列車的乘務員講,目前乘坐這趟列車的大多是東北人,直達家門口的便捷和票價的便宜,仍是攜帶大量行李的商人們不錯的選擇,只不過這條浸透著早期中俄民貿開拓者汗水和血水的“絲綢之路”,當年的躁動與激情和不安與恐懼早已不復存在。

 

 

歷史有時重復 機遇失不再來

——北京鐵中院審理中俄國際列車系列搶劫案二十周年

走進北京鐵中院面積不大的榮譽陳列室,有一塊最高法院授予的“一等功”獎牌格外令人矚目,這是成功審理“國列”案得到的最高榮譽。這塊來之不易的獎牌背后,是一段讓老一輩鐵中院干警們銘記的難忘故事。1994 4 月,“國列”系列搶劫案被正式公訴至北京鐵路運輸中級法院審理。中共中央、中央政法委和最高人民法院對審理此案高度重視,北京鐵中院在北京市高院和北京鐵路局黨委的領導下,迅速行動起來,動員全院力量,統籌審判資源,成立專案組,打響了國際列車大劫案集中審理的攻堅戰。

當時的北京鐵中院在編人數76人,根據形勢任務的要求,院黨組科學統籌,細致分工,及時提出了“全院動員,全員投入;統一調度,服從指揮;分兵把口,各負其責;依法辦案,嚴守紀律;周密安排,務求全勝”的四十字工作方針。從全院抽調精干力量組成專門審判組,由主管領導帶隊組成合議庭,并成立押解、警衛、接待、后勤、信息、音像等多個工作組,全力確保“國列”案件審理工作的順利開展。

“國列”案,共有762人被公訴至鐵中院,涉及搶劫、強奸、非法買賣槍支彈藥、盜竊、窩贓、敲詐勒索等6個罪名,85起罪行。案件具有犯罪地在境外,團伙交叉作案,被害人報案少,取證困難等特點,在當年糾問式審判制度下,對法官依法從重從快審結此案提出了嚴峻挑戰。

面對錯綜復雜案件,在當年法院人手少、辦案條件差的情況下,要把幾個犯罪團伙所有犯罪事實在規定時限內,依法審結定案,對全院干警和每一名審判員來說無論是工作量和辦案難度都是一次全新的考驗。

全院干警頂著壓力,全力投入到各自所分擔的案件中。審判工作最緊張的時期,正趕上是炎熱的夏季,那個時候辦公室都沒有空調、沒有電腦,審查證據,整理和摘抄各種材料都靠手寫,時常是四、五個人擠一間十幾平米的辦公室。為了不使汗水浸濕法律文書,辦案人員的手臂下經常要墊上厚厚的報紙。開庭時,由于被告人多,加上公訴人、律師和旁聽人員,在當時悶熱的天氣里,大法庭里空氣流通不暢,辦案條件十分艱苦。

由于被告人數多,在押人犯地點分散,幾十號犯罪嫌疑人要準時到庭接受審訊,警力不足。每次開庭幾乎都是全院行動,審判人員除擔任庭審任務的人員外,其余人員一律臨時充當法警負責提押解送和庭審值庭。

干警們克服各種困難,加班加點,夜以繼日,在那個時期,大家生活上可以湊活,但在審判工作的各個環節卻高標準、嚴要求,每個人心中都堅守著一個共同的目標,那就是依法把案子辦成經得起歷史檢驗的鐵案。在這種精誠團結、互相協作、無私奉獻的工作氛圍中,全院干警在極其艱苦的條件下,保證了各項審判工作有條不紊地向前推進。

經過幾個月的艱苦奮戰,審判人員共翻閱預審卷宗75冊,撰寫閱卷筆錄42萬字,調查、補充證據五十余份,提押案犯260人次,接待律師和被告人家屬500余人次,累計加班4000余小時。在11天的開庭審理中,進行了近千人次的調查和質證,形成庭審筆錄近15萬字,審判卷宗76冊。共投入警力500多人次,出動警車140多次。

199410月,對“國列”案62名案犯分別作出一審判決,其中,31人被判處無期徒刑以上刑罰,14人被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依法圓滿完成了具有深遠歷史意義的審判任務。“國列”案件的圓滿審判,意義重大,有力打擊了黑社會團伙跨國犯罪的囂張氣焰,使中俄之間民間貿易的“絲綢之路”重新恢復平靜。

二十年過去了,當年風華正茂的年輕干警如今都已是滿頭銀發、滿臉滄桑;曾經頭頂國徽、肩扛天平的形象也換成今天更具時代特色的黑色法袍。但北京鐵中院老一輩干警傳承下來的寶貴精神財富卻始終在新一代干警中薪火相傳。

                                                         (作者系北京鐵路運輸中級法院法官)


【關閉】 【打印】 【糾錯】  [責任編輯:魏曉雯]
免責聲明:
① 凡本網注明“中國審判雜志社”的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審判雜志社,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和使用。已經本網書面授權使用本網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國審判雜志社”。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審判雜志社)”的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其他媒體如需轉載,請與稿件來源方聯系,如產生任何問題與本網無關。
③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它問題需要同中國審判雜志社聯系的,請于文章發布后的30日內進行。
25277人閱讀,0條評論讀者評論
驗證碼: 驗證碼     登錄 | 注冊 需要登陸才可發布評論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隱私政策  |  網站地圖  |  意見反饋  |  不良信息舉報  |  投稿信箱  

關注《中國審判》
Copyright ? 2012-2019 www.440266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郵編:100745 聯系電話:010-67550570 雜志社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東交民巷27號
《中國審判》雜志社 版權所有 京ICP備13051393號-1
欢乐球吃球无限贝壳版 mg篮球巨星如何卡篮球 极速赛走势技巧 安卓2.2捕鸟达人 山西省新时时彩 香港49选7历史开奖结果 北京快乐8可以控制吗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删除 江西时时中奖号码查询 广东快乐十分结果 阿拉德之怒官方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