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球吃球无限贝壳版
登錄 | 注冊 | 在線投稿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2019-09-17
星期二
 當前位置:首頁 >> 案件 >> 歷史名案 >> 正文
清朝能吏胡林翼所批五強盜死刑疑案
時間:2016-05-30 14:50:11    作者:劉文基    來源:甘肅省民勤縣人民法院

胡林翼(1812-1861),字貺生,號潤芝,湖南益陽人,歷任湘軍首領、湖北巡撫。他注意整飭吏治,引薦人才,協調各方關系,曾多次推薦左宗棠、李鴻章等人,為時人所稱道,與曾國藩、李鴻章、左宗棠并稱為“中興四大名臣”。胡林翼在案件審理方面,也是成就斐然,獨樹一幟。他坐堂聽訟,立時斷案,清理積案,賞罰分明。

五“強盜”被判死刑

馮景文與堂弟馮星文、馮叔文素來關系不睦,經常發生糾葛。據馮景文報案稱,有一天,其外出時,恰逢下起了雨,馮景文就沒有回家。沒承想,就在當晚,馮景文家來了強盜,家中多人被打傷,還搶去了許多東西,馮景文的家人隱隱約約認得強盜中有個叫喬老松的,于是,便到縣府衙門報案。縣衙接到報案,立即派出人馬捉拿喬老松。但喬老松聽到風聲,倉皇逃跑。沒有捉到喬老松,衙役不能空手而歸,就抓了喬老松的侄兒喬四觀去官府交差。喬四觀熬不過衙門的嚴刑逼供,就胡編亂造,先供述出強盜同伙秦惠南、馬虎虎,后又供述出強盜同伙馮星文、馮叔文。縣衙如獲至寶,順藤摸瓜,抓獲馮叔文。幾番訊問后,馮叔文也忍耐不住官府的刑罰,便添油加醋,說強盜是撞破門窗進來的,自己祖母的手腕被打折,母親也遭到炮烙,10歲的婢女秋英還親眼看見,是秦惠南、馬虎虎動手炮烙的。馮叔文還說,馮星文將搶去的布匹裁制成了褲子。

清代對強盜案件的處罰非常嚴厲,按照《大清律例》,凡是強盜案件,案犯不論是主犯、還是從犯,都要被判處死刑。縣令按圖索驥,從馮星文家查獲了一條褲子,就將馮星文、馮叔文、喬四觀、秦惠南、馬虎虎5人全部捉拿歸案,都判了死刑。

胡林翼批案件疑點

案子上報給胡林翼。胡林翼沒有簽名畫押了之,而是認真仔細查看,發現了案件中間的許多疑點,并且親自動筆,對案件作出批示。

胡林翼指出,這個案件中,馮星文、馮叔文、喬四觀、秦惠南、馬虎虎等5人犯死罪判處斬刑,存在種種疑點。按照法律原理,疑罪就應該從輕處理,不至于死罪斬刑。審查該案,最為重要的一點應該是逃犯喬老松,官府必須將喬老松抓獲歸案,進行詳細審訊,然后才能確定喬四觀所供述的強盜幫兇是不是屬實。

而現在,主犯喬老松還逃之夭夭,只聽他的侄兒喬四觀的供述,就確定強盜案件及其主犯、從犯,顯然口說無憑,自然難以定案。況且,作出供述的喬四觀,自己從來沒有做過強盜,這時強迫他說出強盜幫兇,恐怕只有冤枉無辜好人,辦成冤假錯案。因此,對這個問題,剛開始進行審訊的時候,就已失去真實情形。

根據馮景文所供述,強盜撞擊房門,破門而入,他的祖母被打、手腕折斷,母親被炮烙,逼著交出財物。可見,當夜的強盜,來勢兇猛,窮兇極惡。而馮星文、馮叔文,與馮景文的住房只有一墻之隔。此時此刻,強盜明火執仗、猖狂實施犯罪,即使不說同族本家的情誼,只是考慮鄉鄰發案,馮星文、馮叔文也應當挺身而出、鼎力相助,不可能事不關己、坐視不管。而現在所謂的案情,卻截然相反,因此,不能不懷疑報案本身就存在問題。

根據馮星文等人的供述,說是當天晚上,空階夜雨,毫無動靜。又詢問他們的鄰居,也說當晚夜深人靜,平安無事。兩相比較,自然是大相徑庭,自相矛盾。其中的矛盾和破綻,自然應該引起辦案人員的高度重視。況且,強盜離開以后,馮星文等人也根本沒有前去救援。在強盜案件發生之后,馮景文回到家中,按照通常情理,首先應當詢問被搶劫的具體情況,并且不可能不譴責馮星文等人坐視不管的“罪過”。即使馮景文不這樣做,在他向縣府衙門報案的時侯,也應當請縣官審訊馮星文,查訊馮星文等人明知強盜作案而坐視不救援的原因。

案件中這些情形都是撲朔迷離,含糊其詞,直到喬四觀扯出馮星文、馮叔文,才開始重整旗鼓,進行訊問。因此,可以推測,馮景文家遭遇強盜搶劫這個案件,強盜應是偷偷進出馮景文家。馮景文家所報強盜點燃火把、破門而入、捉母炮烙等情節,難以避免是夸大其詞,之所以這樣報假案,目的是為了嫁禍于人。

官府另外還查明,指認實施炮烙的人,一開始說是秦惠南,后來又說是馬虎虎,瞬息萬變,沒有定論,可見,他們的供述閃爍其詞,變化無常。他們甚至于還說,炮烙的情形,是婢女秋英所見。但秋英只有10歲,當時已經與馮母一同被拘禁在西房,秋英又怎么能夠偷偷出來,窺探炮烙?況且,年紀幼小的婢女,面對突如其來的強盜,自然是魂飛魄散,怎么能夠從容不迫,像平常時候一樣鎮靜自如?從常理推斷,更難相信婢女秋英的話。可以推測,年紀幼小的婢女秋英,不過是順著主人的意思,隨聲附和而已。因此,婢女秋英的證言,自然也不能作為定案的依據。

至于強盜對于贓物的分配,也存有許多疑點。眾所周知,贓物是判處強盜死罪的依據,自然是強盜案件審判中最應該重視的環節。贓物果真屬實,即使是細微的物件,判處斬刑、大辟,也是罪有應得,因為贓物只說真假,不說多少。像這個案件中的衣服,也可以作為定罪的贓物,如果上述衣服是失主平日做成的,衣服的式樣、件數應該進行辨認,確定無疑。至于綢緞、布匹,當然也可以作為定罪的贓物,如果是失主購買的綢緞布匹,顏色、花樣,長短、寬窄,生產廠家的字號、印記,都應該進行核對、確認無誤,只有這樣,才能讓強盜認罪伏法。

而實際情況則是,這個案件中,從馮星文處查獲的布褲一條,根據馮星文的供述,褲子的來歷是馮星文用偷得馮景文家的布匹,裁剪縫紉做成的。紗綿布是男耕女織的產物,用來制作衣褲,當然沒有問題。即使這個布匹完整,在偵破案件的時候查獲,如果沒有特別的記號,也不能確認是強盜贓物。現在卻隨口說,布匹有的分開做了衣衫,有的分開做了褲子。這樣偵破案件,與信口開河有什么差別,況且還要拿它們給人定罪,豈不荒唐可笑?

總之,這個案子,起因是馮景文的挾私報復、胡亂報案,定案是在喬四觀的重刑之下、胡亂扯人,以至于鑄成大錯,真的非常像唐人所謂的鐵案,一錯到底。現在已經發現案件的重重疑點,自然應當指派官員重新審理。如果經過重新審查,馮星文、馮叔文、喬四觀、秦惠南、馬虎虎等5人真的是無辜被連累,那么5人就應當全部立即釋放,以便消除冤案。馮景文挾私報復、胡亂報案,也應該依據法律規定,予以嚴肅處理。

歷史案件引發思考

刑事案件,人命關天,細枝末節都馬虎不得,必須慎之又慎。作為司法人員,萬萬不能戴著有色眼鏡看問題,先入為主,被表面現象所迷惑。而要打破思維定勢,透過現象看本質,發現本質。要牢固樹立證據意識,相信證據,依靠證據,用證據說話。

疑案從無,是我國幾十年來刑事法律實踐經驗和教訓的總結,也是唯一正確的選擇。疑案最終有兩種可能,一種可能是有罪,一種可能是無罪,在證據尚不充分的情況下,認定有罪,可能傷害無辜;認定無罪,可能放縱犯罪。在不能作出兩全判決時,現代法治國家,都寧失之于寬,采取無罪原則。這樣處理,既符合刑事訴訟理論,又體現人權保護。退一步說,即使被告人真正有罪,司法機關在獲得了新的、充分的證據之后,還可以重新起訴,這時候,事實清楚、證據充分,自然可以宣告被告人有罪。


免責聲明:
① 凡本網注明“中國審判雜志社”的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審判雜志社,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和使用。已經本網書面授權使用本網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國審判雜志社”。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審判雜志社)”的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其他媒體如需轉載,請與稿件來源方聯系,如產生任何問題與本網無關。
③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它問題需要同中國審判雜志社聯系的,請于文章發布后的30日內進行。
1401人閱讀,0條評論讀者評論
驗證碼: 驗證碼     登錄 | 注冊 需要登陸才可發布評論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隱私政策  |  網站地圖  |  意見反饋  |  不良信息舉報  |  投稿信箱  

關注《中國審判》
Copyright ? 2012-2019 www.440266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郵編:100745 聯系電話:010-67550570 雜志社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東交民巷27號
《中國審判》雜志社 版權所有 京ICP備13051393號-1
欢乐球吃球无限贝壳版 时时彩赚钱秘籍 彩易科思合作的竞彩app 快速赛车开奖网 玩彩票大平台下载 澳门二十一点玩法 im体育吧 福彩排列7开奖 棒球十八球种 今晚快乐双彩开结果 蝌蚪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