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球吃球无限贝壳版
登錄 | 注冊 | 在線投稿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2019-09-17
星期二
 當前位置:首頁 >> 案件 >> 案件報道 >> 正文
誰是811號房屋的主人?
時間:2017-07-10 11:08:13        來源:人民法院報

28.jpg

圖為申請執行人在簽收交付的房屋。

娘家的表舅幫忙操心把外甥女及其所談對象的戶口從農村遷到了城區,使兩人順利結婚。按說,外甥女、外甥女婿本應感激不盡,有什么事也不至于鬧到法庭上去,可外甥女、外甥女婿與表舅為一幢房產硬是打了6年官司。湖北省棗陽市法院、襄陽市中級法院先后作了9次裁判,案件執行僵持10年,直到今年4月23日,這起歷時16年的房產糾紛終于畫上句號。

這到底是怎樣一起房產糾紛?拉鋸戰背后又隱藏哪些不為人知的故事?

1

改名建房引來麻煩

“謝謝法院,謝謝法官,今天我們終于可以搬進自己的樓房了!”2017年4月23日上午,申請執行人胡貴生、王明琴夫婦在與執行法官辦理完房屋驗收手續后,臉上露出了一絲久違的微笑。隨后,胡貴生講述了一段改名引來“麻煩”房子的經過。

胡貴生的妻子叫王明琴,今年54歲,是湖北省棗陽市琚灣鎮人。31年前,即1986年春天,王明琴認識了十堰市鄖陽區(原為“鄖縣”)青曲鎮的小伙子段白生。段白生與她同年,當時正在棗陽市南陽路開一個批發部。經過4個月的戀愛,二人的感情已經相當深厚,遂準備結婚。然而,當時棗陽市民政部門、公安機關對外地人員的身份審查相當嚴格,段白生和王明琴有關戶籍和身份證明也不齊全。如果不能登記結婚,將來孩子出生后不僅上戶口、入學難,就是建房申請宅基地也都成問題。

咋辦呢?正當王明琴為結婚的事一籌莫展時,突然想到一個人,此人能說會道,交際廣泛,他就是王明琴娘家的表舅——胡富勇。

胡富勇出生于1947年2月,是原棗陽市卷煙廠職工,在當地很有活動能力,社會關系較多。當王明琴說明來意后,表舅一口答應將此事辦妥。于是,在胡富勇的精心“參謀”下,段白生改名為“胡貴生”,并對外稱“胡貴生”是他本人的侄兒。經胡富勇一手“操辦”,1986年夏天,他以“胡貴生和王明琴是夫妻關系”的名義,將段白生和王明琴的戶口落戶到位于棗陽市南城辦事處的張灣村。同時,還以胡貴生的弟弟、大妹、二妹、三妹的名義,虛擬了胡銳、胡貴清、胡貴云、胡瓊四個人的名字,一并轉到胡貴生的戶頭上。從此,段白生改名叫“胡貴生”,并于1987年9月與王明琴結婚。

1987年12月,在胡富勇的熱心幫助下,胡貴生、王明琴等6人的戶口又從棗陽南城張灣村遷移到棗陽市西城開發區西園村,戶主依然是胡貴生。當時,胡富勇還在當地公安機關為戶口本上的6人辦理了居民身份證和常住人口登記。之后,胡貴生在西園村以合法選民的身份多次參加選舉。同時,還在西園村以村民身份申請劃撥了一塊宅基地,拿到了以“胡貴生”名字登記的“土地使用證”,并通過了當地土管部門每年的土地使用證年檢。

1988年初,圍繞建設美麗家園、改善城市形象的目標,棗陽市西城開發區開始舊城區改造,并擬在新華路打造商業一條街。胡貴生所在的811號宅基地也屬于改造之列。根據棗陽市人民政府的有關決議精神,西城開發區西園居委會(原為“西園村委會”)對新區建房工作實施統一規劃、統一繳納建房款、統一隊伍施工、統一驗收決算,相關建房手續也由西園居委會房地產開發管理辦公室統一辦理。雖然有個別村民自己組織隊伍施工,但必須經居委會房管辦批準。

為了既獲得“門面房”又降低建房成本,胡貴生將籌集到的建房資金交給表舅胡富勇,委托他幫忙“走關系”、找隊伍、購建材、管理建房等事項。1989年底,這棟臨街、坐西向東、兩間三層磚混結構的房屋順利完工。

隨著新華路商業一條街的初現,個體商販開始相繼入駐開店。1990年胡富勇以該房屋是自己投資所建為由搶先搬進居住,這讓在外地收購廢品的胡貴生、王明琴始料不及。盡管胡貴生夫婦心中不滿,但礙于表舅的面子和其復雜的關系網,只好暫時作罷。

1993年春,胡貴生、王明琴從西園居委會領回換發的新土地證后,圍繞房屋的產權,雙方私下明爭暗斗長達7年。無果后,他們上法院打起了官司。

2

“車輪”訴訟拉開序幕

2001年7月,胡富勇以原告的身份,向棗陽市人民法院北城法庭提起民事訴訟。一方面要求法庭將位于新華路811號,坐西向東兩間三層樓房一棟予以查封;另一方面,要求法庭依法將該房屋所有權確認給他本人所有,并責令胡貴生、王明琴退還土地使用證。

訴狀中,胡富勇進一步陳述道:1986年,我以侄兒胡貴生的名義申請了這片宅基地,并辦理了土地使用證。1988年建房時,我投資了2萬多元,且一直占有、使用、出租這棟房屋。

接到法庭送來的起訴狀,從未打過官司的胡貴生、王明琴夫婦肺都氣炸了,胡貴生在法庭辯解稱:我的名字由“段白生”改名為“胡貴生”是經公安機關依法核準的,公安機關頒發的居民身份證和戶口管理卡,是對我的姓名權的認定;我自從改名后,也一直使用“胡貴生”這個名字。在西園居委會申請宅基地,是我作為西園居委會村民應享有的權利;土地部門給我頒發土地使用證是對我的合法權利的認定。建房資金,由我和我妻子付給胡富勇,是委托

他替我們采購建材、支付建房費用等;委托他管理所有建房事項是因為我們信任他能降低建房成本、提高建房質量,并不能代表是他的房產。

2001年11月20日,棗陽市法院北城法庭對此案作出一審判決:將該房屋所有權判定給胡富勇所有,胡富勇償付胡貴生、王明琴1996年后為辦理該房屋證件支付的費用。

面對這份判決書,胡貴生、王明琴有些懵了,自己投資建的房屋咋就變成了他人的?2001年12月16日,胡貴生、王明琴上訴到湖北省襄陽市中級人民法院。

2002年3月6日,襄陽中院審理后作出民事裁定:撤銷棗陽市人民法院(2002)棗法北民初字第111號民事判決,發回重審。

2003年7月16日,棗陽市法院北城法庭另行組成合議庭再次對本案進行了開庭審理后,依法作出裁定:駁回原告胡富勇的起訴。

裁定生效后,胡富勇并沒有停訴熄火,而是繼續收集相關證據,又以北城法庭的裁決錯誤為由,向棗陽市人民法院提出再審申請。

2004年5月17日,棗陽市人民法院審判監督庭經審理后,作出棗民再字第15號民事判決:撤銷北城法庭作出的民事裁定;雙方爭議的由胡富勇以胡貴生名義在西園居委會新華路申請劃撥的宅基地土地使用權歸胡富勇享有。胡富勇在該宅基地上建造的二間三層樓房一棟,其房屋所有權歸胡富勇所有;胡貴生、王明琴于判決生效后三日內,將上述宅基地的土地使用證返回給胡富勇。

再審判決一宣判,胡貴生、王明琴夫婦當時就明確表示不服,為了追回自己的房產,他們聘請律師向襄陽中院提起上訴。2004年9月20日,襄陽中院作出判決:撤銷北城人民法庭作出的民事裁定和棗民再字第15號民事判決;駁回胡富勇要求胡貴生、王明琴返回土地使用證及要求確認位于棗陽市新華路811號房屋為其所有的訴訟請求。

2005年5月17日,胡貴生拿著法院的判決書,在棗陽市房產局辦理了房屋所有權登記手續。

3

提起上訴卻玩失蹤

胡貴生原以為房產糾紛會因此告一段落,但是讓他想不到的是,胡富勇已經暗暗和他較上了勁,并以自己是811號房屋的主人為由,遲遲不搬出房屋。無奈之下,胡貴生又于2005年8月21日向棗陽市法院北城法庭提起訴訟。

2006年1月,棗陽市法院北城法庭作出民事裁定:駁回胡貴生的起訴。胡貴生認為法庭的裁決有問題,又提起了上訴。3個月后,襄陽中院依法裁定“撤銷北城法庭作出的裁定,并指令棗陽市人民法院對本案進行重審”。

案卷退回棗陽法院后,棗陽法院民事審判第一庭奉命審理此案。庭審中,胡貴生的訴請非常簡單,要求法院判令被告胡富勇返還房屋并賠償經濟損失5萬元。

針對原告的起訴,被告胡富勇則辯解道:雙方爭議的新華路811號房屋,是1989年由其出資興建,并一直由本人占有使用、收益,本人依法使用自己的房屋不存在對原告侵權。原告對新華路811號房屋雖有一份產權證書,但其房屋產權的取得沒有合法根據,要求法院查明后予以注銷。

由于當事人雙方各持己見,致使調解不能達成協議。

棗陽市人民法院審理認為,原告胡貴生與被告胡富勇所爭議的土地權屬證書載明的土地使用權人為胡貴生,胡貴生、王明琴提供了身份證、戶口簿、戶口登記證明以及西園村出具的證明,證明了胡貴生、王明琴夫妻二人系西園村村民,該土地系西園村為其劃批的宅基地,因此應當確認本案所爭議的土地使用權以及該土地上所建房屋權屬歸胡貴生、王明琴所有。原告胡貴生訴求被告胡富勇返還棗陽市新華路811號房屋有法律依據,應予支持,但其訴求被告胡富勇賠償經濟損失5萬元,因其未提出證據證實,不予支持。

被告胡富勇主張其侄兒胡積貴原名為胡貴生,系將其戶口轉移至西園村并申請了該宅基地,胡富勇對該主張所提供的證據既不能證明胡積貴原名為胡貴生,也不能證明胡積貴的戶口已遷入西園村,因此,胡富勇辯稱所爭議的土地系其以侄兒胡貴生(胡積貴)名義所辦,應將土地使用權及房屋產權確定歸其所有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不予支持。

法院認為,原、被告關于建房投資款項的爭議,不屬本案審理范圍,可自行協商或另案解決。另被告胡富勇要求法院將原告所有的位于新華路811號房屋的產權證予以注銷,則因房屋產權證的頒發屬行政機關具體行政行為,不屬民事訴訟范疇,故對其辯稱的理由不予支持。

2006年9月,棗陽市人民法院對此案作出一審判決:一、被告胡富勇于本判決生效后的30日內遷出胡貴生所有的位于棗陽市新華路811號房屋。二、駁回原告胡貴生的其他訴訟請求。

收到判決后,胡富勇雖不服并提起了上訴,但卻遲遲沒有按規定交納上訴費。據知情人透露,胡富勇拿著這份判決書曾向多位律師咨詢,律師結合整個案情和證據,大多回答沒有勝算的可能。故在襄陽中院向其下發通知后,胡富勇仍拒不交費。為此,襄陽中院依法裁定,本案按撤訴處理。至此,該房產爭議案的判決即發生法律效力。

4

僵持十年一朝執結

官司雖然打贏了,可胡貴生夫婦卻高興不起來。原來,在6年的房產爭奪戰中,雙方矛盾不斷升級,表親關系已演變成了仇人,平時不再來往,形同陌路。

轉眼3個月過去了,胡貴生夫婦見表舅胡富勇沒有主動騰房,依然在一樓門面房經營超市,于是,遂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

執行法官在向被執行人胡富勇送達相關法律文書的同時,耐心釋法析理,勸其主動履行義務,但被執行人固執己見拒不搬遷。數年中,該案執行法官盡管換了一茬又一茬,但一直沒有放棄對該案的執行。后雖經無數次努力做思想工作,但這一房屋搬遷案,仍未徹底了結。

時間在一天一天過去,而爭議的房產也由過去不到10萬元增值到了100萬元以上。于是,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更是愈演愈烈。期間,望房興嘆的胡貴生也數次赴省進京上訪,上級法院為此多次督辦。

為了攻克這一疑難案,棗陽法院高度重視,并針對被執行人胡富勇年齡較大且身體患病,其家人抵觸和對抗心理較強等情況,研究制定了詳細的行動預案。

今年4月23日上午8時,棗陽市人民法院組織40余名執行法官、20多名法警,出動13輛警車,趕赴執行地點開展強制執行行動。此外,還聯系了公安局特警、交警等聯動協助執行。邀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現場監督執行。120急救中心也為可能出現的緊急情況做好醫療保障。

在多次溝通無果之后,棗陽市人民法院當即決定啟動強制騰房程序。經確認房間基本情況后,司法警察在執行現場拉起警戒線,執行法官和公證人員對房屋內的物品進行清點登記,并對整個過程進行全程攝像取證。經過3個多小時的奮戰,強制搬遷工作圓滿結束。隨后,執行干警將騰空的涉案房屋當場交付給申請執行人胡貴生夫婦查驗簽收。至此,這起社會關注的房產糾紛案終于畫上一個句號。

案后余思

“法律規定,人民法院的裁判、仲裁機關的裁決、行政機關的決定、公證機關的公證等各種生效法律文書都必須得到執行。”棗陽市人民法院相關負責人介紹說,本案的強制搬遷行動,表明了人民法院敢于向“老賴”亮劍的信心、決心和力度。同時,也彰顯了法律的權威!


關注《中國審判》

免責聲明:
① 凡本網注明“中國審判雜志社”的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審判雜志社,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和使用。已經本網書面授權使用本網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國審判雜志社”。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審判雜志社)”的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其他媒體如需轉載,請與稿件來源方聯系,如產生任何問題與本網無關。
③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它問題需要同中國審判雜志社聯系的,請于文章發布后的30日內進行。
6136人閱讀,0條評論讀者評論
驗證碼: 驗證碼     登錄 | 注冊 需要登陸才可發布評論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隱私政策  |  網站地圖  |  意見反饋  |  不良信息舉報  |  投稿信箱  

關注《中國審判》
Copyright ? 2012-2019 www.440266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郵編:100745 聯系電話:010-67550570 雜志社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東交民巷27號
《中國審判》雜志社 版權所有 京ICP備13051393號-1
欢乐球吃球无限贝壳版 哪个网站能卖11选5 深圳福彩22选1直播 3d字谜图迷牛彩彩摘网 老时时四星走势图 北京快三最近1000期走势图 黑龙江时时官网是啥 山东时时开奖记录 重庆时时计划免费群 00902开奖直播 山西11选5开奖走势图一定牛